长相思·冬寒 歪克士(海叔)
长相思·冬寒 歪克士(海叔) 风冽冽,雪飘飘,岁岁才知少时少,惊梦年年老。 醒一遭,醉一遭,朝朝只觉青丝少,芳华多惊扰。 ——2018年1月2日 
至尊宝你走吧,我喜欢齐天大圣
       每个男人在爱人面前都是幼稚的。         曾经听过一句话“男人不会长大,只会慢慢变老。”。         人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拼命的往身上套着一层层的躯壳,直到死去。       …
月亮的面纱
每个下雪的夜 月亮都会蒙上面纱 她总是静静地 看每一片雪花 每个下雨的夜 月亮都会蒙上面纱 她总是静静地 听每一滴雨落下 每个晴朗的夜 月亮都会蒙上面纱 可她还会偷偷的看 露出弯弯月牙 [hermit auto="1" loop="1" unexpand="0" fullheight="1"]netease_songs#:363024[/hermi…
寒鸦
       不经意望向窗外,雪已经很厚了。         想起多年前,也是这么厚的雪。那时候似乎也没有烦恼,吃饭和玩似乎是所有日子里的记忆。         我在雪地里,看到一只鸟。或许是乌鸦,或许是喜鹊。管他呢,这么多年谁也…
最后的猎龙人
 “爸爸,给我讲个故事吧?” “不是昨天才讲过吗?” “今天我也想听,昨天讲的是昨天的,不能算。” “好吧,好吧。那我给你讲一个猎龙人的故事吧。” 清晨,他吻别妻子,又吻了摇篮里熟睡的儿子。带上墙上的长剑和盾。在镇长的目送下,走进了恶龙躲藏的山谷。 身后还有居民不断的谈论 “真好啊,可惜我没资格去。” “好什么?去的猎龙人没一个能回来的。…
梦里花落知多少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三毛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梦里花落知多少           越长大,越明…
破茧成蝶
    很久,真的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至今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再关注我的这个博客,因为每个人都是一个孤岛。     我在这个孤岛里自取灭亡,已经完全不知道我活着的价值。如果我上大学就是为了打打游戏,在各种社团各种会议之间浪费我的生命不如退学。至少三毛退学以后还去了撒哈拉,遇见了自己的爱情。但我从不想去死,因为我有…
相思赋予谁
相思赋予谁?   D市新闻      大一新生开学期间一位大二女生在该校10层图书馆楼顶跳楼,当场死亡。    她叫栀冬,三周前她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医生诊断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千里外的柳笙看到这则新闻后眼角湿润。想起了他对她写的歌 “当风来的时候我在等你 当雨来的时候我在等你 当你来的时候 是我心里的风雨 刚好 我不喜欢平静 我只喜欢…
如果爱,请深爱
如果爱,请深爱 晚风里 夕阳下 人海中 如果爱,请深爱 走在草丛中 坐在花瓣上 睡在发香里 如果爱,请深爱 夜晚的拥吻 深夜的汗水 清晨的枕旁 如果爱,请深爱
好个秋
秋意渐浓,夏天的绿叶一片片被秋天赶走,它们在树上摇曳。又一片片凋零,在空中舞蹈。街上渐少的行人和狗,早早收摊的夜市。似乎都在逃避着秋,像逃避讨债人那般。可能秋天自古都是萧瑟的,是荒凉的缘故吧。我想是没有其他人喜欢的。当然我并不在“其他人”当中,我期盼着秋。也可能是没听到虫叫蝉鸣的缘故,夏天给我带来聒噪,带来不安。还带来不愿回忆的回忆。 如果说季节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