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酒吧,少年
等她来的时候 你已经,长大了 等她到来的时候 你已经,走了 等你回来的时候 她走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 你已经,老了 等她看你的时候 你已经,死了 她说,少年啊 烧壶酒吧 她说,少年啊 坐下来吧 她说,少年啊 一醉方休吧 她说,少年啊 醒醒吧  
她是
她是隆冬的烈日 是海底的飞鸟,是天空的游鱼 她是盛夏的飘雪 是阳光下的星辰,是夜空中洁白的云朵 她是腊梅旁的柳絮 是腊月的新绿……
四月天还冷,我合不上的衫 五月很忙,风不忘抚摸你的发丝 六月来得很快,却又几丝秋悲凉 七月暑至,一条路不知一起踏过多少回 八月暂离,我向西,她偏北 九月异地,见你,好美 十月天寒,互道珍重 十一月满地霜,思念难忘 十二月雪降,千丝万缕 一月爆竹声声,忙不知西东 二月雪未消,阴晴不定 三月还暖,相别离
一斤粮食
六月的芦苇荡子,闷热的让人喘不过气。老周和他的小船从一丛芦苇中钻了出来,炽热的阳光烧到老周的脸上,黑红的脸上,浸出亮闪闪的汗珠。 他抹了一把汗,严严实实地藏好了船。当然,他没有忘记拿下穿上的那条鲤鱼。他把衣服脱下来包着,偷偷摸摸地在水里趟着,一边走,一边瞄着。因为江上已经被封锁了,要是被抓抓住了,可要和老张一样挨枪子的。去年这阵,老张下河洗澡被水上…
屋檐上的芦苇
三月,夹着余寒的风吹在未化完的积雪上,沙沙过后,又一个小世界崩塌。 第一次与它相遇,大概是去年九月。我初次见它时,它就是孤独的。安静的在屋檐上散发着它的绿色,它的绿色,是秋天的专属。当风拂过,和着风随风摆动,像婀娜的舞者。 它只有一株,一个躯干,一方土,几滴雨,几片叶子,几阵寒风。它用这些,换来一度春秋。 若干年前,它或许只是风中飘飞的一粒种子。苦…
夜色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夜幕即将到来。夏天的夜总有其独特的魅力,或是夜市上和着依然的烟气,或是酒杯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又或是闪烁的霓虹灯。 只见一大概四十多岁的男人,孤身从酒桌上站起来。右手顺手提起那大半瓶啤酒,左手在桌上的花生米盘子里抓了一把。踉踉跄跄地走上人行道。 经过一家瓜子店,他突然停下向里看。最里面柜台上左数第三格,那是他媳妇生前最爱吃的巧克力…
简 花
在我这里,是较难见到花的。 如果一定是花,想必只有棉花和葵花了。只是这两种花又偏偏不适合观赏。如果你约一个人说“走,我们一起去赏花吧。”然后把她带到棉花地,葵花地。那她一定会认为你是一个神经病。 大概在三月中旬至七月初时,有一种花才称得上是观赏花——梅花。这里的梅花或许和书中所说的那样傲雪挺立,寒霜开放。想必是这里太冷的缘故吧。冷就晚点开,又有什么…
久暖乍寒,已是十月末。雪,来了。 初到的雪,是留不住的。匆匆的来,又匆匆的离开。 它是轻盈的舞者,和着风的曲调飘飞,旋转。触碰到地面的一刹那,戛然而止。它是顽皮的孩童,离开天空奔向大地,最后化为一滴水玩起捉迷藏。那滴水,诉说着它的存在。 即使如此,更多的时候人们总是忙碌的。无法将自己从生活的喧嚣中抽出,去感受它们的存在。一番忙碌后,竟以为窗外有下了…
重复
大家的生活都从匆忙中慢慢抽出,注回往日的平静。     注视着身旁朋友都乘着飞鸟或长龙去向我们曾经一同梦想的地方,未来。 我就像是一个解甲归田的勇士,在“未来”前一站下车,重新拿起长剑,继续重复着没有结束的战斗。      宝剑的寒光照着漆黑的战场,就像是黑墨中的另一个空白时空。耳边充斥着曾经拼杀的声音,脚下的枯骨挥舞着手臂,妄想抓住我的脚,让我停…
忆多想
多想抱着你 无论黄昏还是早晨 露水打湿的 不是我的衣袖 是你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