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ownload 一个简单的远程下载工具
曾听闻人类文明的发展从下载开始…… ——Wicos 前言:树莓派买来干什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吃灰。最近为了让树莓派不再吃灰,做一个简单的远程下载念头便萌生了。已有的远程下载工具要么配置很麻烦,要么不适合我这种“自由”的Boy。所以不如撸起袖子加油干,自己写一个出来不就好了吗?心动不如行动,那就开始吧! W-Download 是一款用来远程下载的…
Git 学习记录以及遇到的问题的解决办法
之前一直都没有学习过Git,仅使用过GIthub进行代码的上传和下载,版本管理并没有深入的了解过。最近新创建一个项目W-Download将进行多次更新,所以很有必要学习和了解Git与Github配合使用。写本文的目的仅仅作为我在学习git过程中的记录,为以后的温习知识做准备。如果对Git感兴趣并且想详细了解的可以参考廖雪峰前辈的教程。  …
十八岁-写给2020
二十多岁是最好的年纪,可以尽情胡言乱语。十八岁时最好的年纪,可以尽情胡思乱想。——Wicos 今年的一月来的很快,在我内心它和女孩儿一样是矛盾体。像是隐匿在夜里悄无声息的特快列车,车里坐着12个精灵,它们安静的来,且不可阻挡。一旦出现,生活会被撞的七零八碎。 从十八岁以后能明显的感觉到它们来的越来越快,我也越来越困惑。可能这就是在困惑中成长,也在成…
走歌人
这个世界上一定有用歌讲述每个人一生的走歌人,他们穿梭在不同的记忆中——Wicos 在每个睁眼寻找睡意的夜晚,总能记起小时候母亲哄我睡觉时唱的调子,现在回忆起来那大概算是我的“音乐启蒙”。 虽然这个“启蒙”发生在我穿开裆裤的年纪,我对音乐的理解似乎也停止在那。好在没人规定“唱歌不好听,五音不全,不认识音符”的人不能听音乐。无论在无聊的夜晚还是漫长的路…
活在月球
她抬头是月光满天,低头是星星满眼。——Wicos 如果把“胡思乱想”当作一种竞技运动,我应该能拿块金牌。出于习惯,我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在逻辑上或许可行,只需要做一个监测大脑电波变化的设备,最后来对比参赛者的变化情况,数值最大的参赛者胜出。无论如何,这些都是闲暇时候的胡思乱想,缺乏有力的科学依据。后来我用三分钟回忆分析我从下到大的变化,除了长大变难看…
给雪
二十多年前我在雪地里出生,在这二十多年里我对雪总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但是这种情感不能抱在怀里,只能放在远处。一旦抱起它,它便被融化成一滩水。 雪没有感情,像很多人一样。最近看了两本志怪小说,越来越分不清到底哪些是人,那些又是鬼怪。有青面獠牙的人,有眉清目秀的鬼,有义字当头的鬼,有奸字在心的人。蒲松龄能分清楚,刘鹗能分清楚,纪晓岚也能分清楚,想来我分不…
被雪偷走了
         冬天的树像是中年丧子的妇人,一夜白头。不同的是树在来年冰雪消融时让春天爬上去,复青,复绿。         在我的概念里,冬天的标志是雪。没有雪的冬天像是睡在摇摆的床上一样不安。剩下的是期盼和恐惧。盼它早点来却又怕它早点来,盼的是第一场雪,怕的是整个冬天。         冬天的特殊之处是随它一起来的“年”,相传“年”是一头凶兽,…
不下雪的城
[caption id="attachment_785" align="aligncenter" width="960"] 该图片由Tomasz Marciniak在Pixabay上发布[/caption] 下雪的城里抱着姑娘,不下雪的城里姑娘抱着Bear,不抱我。   某座城在下雪 雪花被风一片片撕碎在地上 城里的人爱喝青稞酒 摇晃酒瓶…
【ESP8266学习记录-6】ESP-01刷AT,Micro python 固件 [Esp-01 brushes AT, Micro python firmware]
手上有一块ESP-01的小板子,这个板子说白了就是最基本的ESP8266基础板将收到的数据通过WIFI发送。以前我使用的都是NodeMcu,下载程序可以直接通过USB下载,这次使用ESP-01时的烧录方法以及一些基础知识记录在这了,防止我未来自己忘记了。 阅读完本文你将了解到: ESP-01电路图 ESP-01烧录连线 ESP-01运行连线 ESP…
麦田里的海
住在麦田里的稻草人不知道 它守望的麦田有我的一半 我的那一半在海里 那里的海浪不会拍打麦田 唯一担心 好奇的鱼会喜欢麦浪吗   没有眼睛的稻草人跑得很快 在麦田里寻找眼睛 但我不会告诉它 它的眼睛在海里 我把它送给里海里的鲸鱼   歪克士 2019.9.7 [hermit auto="1" loop="1" unexp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