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写

88 篇文章

thumbnail
西北漫歌
苏阳,一位我相当喜欢的西北“民谣”歌手,他的歌里有独特且仅属于那片荒凉土地的魅力,有那种吃下一嘴的西北风沙后,依然能咧嘴一笑吐出一朵黄色的玫瑰。 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西北的那片水土养活不了太多的人,但在长期的人与自然竞争中,西北生活的先民发现了独属于那片土地的生存法则。不甚分明的四季,作不出“青青河边草”的诗句,也唱不出“侬人”这种词,剩下的只…
thumbnail
一行
火车连接处吱吱扭扭,像是没断奶的小狗。 这里的坟前没有墓碑,只有一座小房子伫立在那里,家庭条件好的人坟前还有一座牌楼。不知道他们怎样和家人沟通,想住小房子还是牌楼。他们住在山脚下,山腰上,他们背靠大山或者住在山上。他们对山外的一切不敏感,敏感的只有四季。从安徽进入陕西,这里除了松树是绿色以外都被灰黄色占领。房屋的形制有复古的,屋脊处卧着两条龙。有现…
thumbnail
山山山
最近各种新闻轮流拉低下线,乌烟瘴气,但仔细想之后便豁然开朗。它们本就存在,如果不去看就能装的很淡然,但等它爆发的时候像洪水猛兽,信任是它的驱动燃料,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坐上从杭州去南京的高铁,耳机里放着苏阳的,《八宝源令・下夜川》,听着西北的歌,看着水稻田,反而能得到难得的宁静。列车一节节的穿过隧道,明暗交接,混杂着铁轨规律的响声,大脑里闪过的…
thumbnail
雀儿
整个冬天都没有见过那只麻雀,我不知道它过的是否如意。一场场雪,地面上结了厚厚的冰。我幻想着它能撑过整个冬天,我不做什么,只是期待着。 2022年的春天,我没有外见过它……
thumbnail
24岁的疯子
居住在一年只有冬夏两季的小城,思考不足百年的一生。午后静坐至傍晚,除了睡意阵阵袭来外,一无所获。时常怀疑自己是否已至耄耋,成为一位身上的载满霜雪的老人。到头来除了越加感到自己行将就木外,丝毫没有任何应有的岁月积淀。从朋友圈的秋天第一杯奶茶才得知,立秋了,但暑气并未消减半分。小城的8月从来都不属于秋天,甚至9月也要被夏天霸占大半个月的时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抓住了夏天的尾巴,做了属于夏天最热烈的事
thumbnail
争春
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年能抱着刚出生的我在齐膝深的雪地里连续走几里地的姥姥,怎么会得脑梗。 就像我从来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春天来的时候,楼后的那一树花都会无征兆的像爆炸一样铺满整个枝头。虽然我从不会主动留意它,但它总会用自己的方式闯进我的视野里,占据一席之地,最后甚至还要再我心里种下一根刺,直到长成一颗刺槐才肯罢休。 在记忆中我和姥姥相处的时间总是短…
thumbnail
再见,再见凯鲁亚克
首次听《再见杰克》,再见杰克,再见我的漂亮丫头,偶然看到歌词才发现是:再见杰克,再见我的凯鲁亚克。仔细思考过后才发现竟然也没有太多的违和感。 2020年过的一团糟,好在留给自己充足的时间让奇怪的想法在大脑里狂奔。大学最后一年也在这种混乱中显现出结尾,在可预见的未来里,轨道似的生活也愈加清晰。二十多岁的年纪,实在想不出什么借口去逃避这些。 前些天,常…
thumbnail
秋闲
我喜欢26.4摄氏度的下午,吹着风,漫无目的坐着发呆。2020年的前9个月,我更多的是呆在室内,玩些电子游戏或者编写程序代码打发时间。这是特殊且不幸的一年,疫情暂时停歇,洪水便接踵而至。不知这是自然给我们的警示,还是惩罚。 近来总是莫名的感到困倦,或许这是自然赋予秋天的特殊能力——催眠。它使生物的行动变得迟缓,以适应即将来临的冬天。长时间的室内生活…
thumbnail
没想好
我想去个地方 去个没想好的地方 那儿有草地还有牛羊 也有骑马的牧场 我想选个日子 选个没想好的日子 那天刮风下雨 我撑伞 她撩着裙子 我们光脚走在雨里 我想说一句话 说一句没想好的话 从嘹亮说到沙哑 从青丝说到白发 我想思考一件事 思考一件没想好的事 头上的发香 胸前的柔软 还有腹部的温暖 但是这些我都没想好 如果某天你想好了 请驾着沙漠的甲虫来 …
thumbnail
随笔那时
那时候喜欢捉些奇怪的虫子,把它们装在瓶子里,再放入树叶或西瓜。从瓶子外“偷窥”这些小东西的生活,或仓促一生,或意外死亡而被吃成空壳。 自那时起便知道蜗牛一般只吃叶子最柔软的部分,螽斯食量最大,蝼蛄从不挑食,骆驼蜘蛛会在夜里追着拿手电筒的人跑,捉蝎子最好用紫外线,蚰蜒被切成两段还能活一段时间,你永远跑不过蜜蜂,蜥蜴和兔子都会被追到精疲力尽后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