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写

83 篇文章

thumbnail
争春
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年能抱着刚出生的我在齐膝深的雪地里连续走几里地的姥姥,怎么会得脑梗。 就像我从来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春天来的时候,楼后的那一树花都会无征兆的像爆炸一样铺满整个枝头。虽然我从不会主动留意它,但它总会用自己的方式闯进我的视野里,占据一席之地,最后甚至还要再我心里种下一根刺,直到长成一颗刺槐才肯罢休。 在记忆中我和姥姥相处的时间总是短…
thumbnail
再见,再见凯鲁亚克
首次听《再见杰克》,再见杰克,再见我的漂亮丫头,偶然看到歌词才发现是:再见杰克,再见我的凯鲁亚克。仔细思考过后才发现竟然也没有太多的违和感。 2020年过的一团糟,好在留给自己充足的时间让奇怪的想法在大脑里狂奔。大学最后一年也在这种混乱中显现出结尾,在可预见的未来里,轨道似的生活也愈加清晰。二十多岁的年纪,实在想不出什么借口去逃避这些。 前些天,常…
thumbnail
秋闲
我喜欢26.4摄氏度的下午,吹着风,漫无目的坐着发呆。2020年的前9个月,我更多的是呆在室内,玩些电子游戏或者编写程序代码打发时间。这是特殊且不幸的一年,疫情暂时停歇,洪水便接踵而至。不知这是自然给我们的警示,还是惩罚。 近来总是莫名的感到困倦,或许这是自然赋予秋天的特殊能力——催眠。它使生物的行动变得迟缓,以适应即将来临的冬天。长时间的室内生活…
thumbnail
没想好
我想去个地方 去个没想好的地方 那儿有草地还有牛羊 也有骑马的牧场 我想选个日子 选个没想好的日子 那天刮风下雨 我撑伞 她撩着裙子 我们光脚走在雨里 我想说一句话 说一句没想好的话 从嘹亮说到沙哑 从青丝说到白发 我想思考一件事 思考一件没想好的事 头上的发香 胸前的柔软 还有腹部的温暖 但是这些我都没想好 如果某天你想好了 请驾着沙漠的甲虫来 …
thumbnail
随笔那时
那时候喜欢捉些奇怪的虫子,把它们装在瓶子里,再放入树叶或西瓜。从瓶子外“偷窥”这些小东西的生活,或仓促一生,或意外死亡而被吃成空壳。 自那时起便知道蜗牛一般只吃叶子最柔软的部分,螽斯食量最大,蝼蛄从不挑食,骆驼蜘蛛会在夜里追着拿手电筒的人跑,捉蝎子最好用紫外线,蚰蜒被切成两段还能活一段时间,你永远跑不过蜜蜂,蜥蜴和兔子都会被追到精疲力尽后束手就擒,…
thumbnail
老张之死
老张磨一夜柴刀 水,一瓢,两瓢,三百瓢 刀,一把,两把,三百把 老张走几天山路 妻子,埋在北山腰 儿子,埋在南山脚 父母,藏在山顶庙 老张弯腰听叽里呱啦 被打,一巴掌,一脚,一枪 做梦,一间房,一碗汤,一张床 老张扛起了抢 肩上,红旗猎猎响 腰间,柴刀锃锃亮 老张躺进土里 暴雨,一夜,两夜,三百夜 烈日,一天,两天,三百天 老张的名字刻在石头上 碑…
春寒
那时年纪小,以为春天从一月开始,即使有雪,也从没怀疑过。——Wicos 往年避不开的春寒,今年撞得个擦肩。 对大部分九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年的长短是从回家开始计算的。回家的年,像沙漏中的几粒碎沙,把一生揉碎了倒进去。偶尔能在其中寻得发光的几粒,当你打碎了仔细寻找,它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儿时的一天,从鸡鸣开始,傍晚追着最后一束光回家。那时的春天不下雪…
十八岁-写给2020
二十多岁是最好的年纪,可以尽情胡言乱语。十八岁时最好的年纪,可以尽情胡思乱想。——Wicos 今年的一月来的很快,在我内心它和女孩儿一样是矛盾体。像是隐匿在夜里悄无声息的特快列车,车里坐着12个精灵,它们安静的来,且不可阻挡。一旦出现,生活会被撞的七零八碎。 从十八岁以后能明显的感觉到它们来的越来越快,我也越来越困惑。可能这就是在困惑中成长,也在成…
走歌人
这个世界上一定有用歌讲述每个人一生的走歌人,他们穿梭在不同的记忆中——Wicos 在每个睁眼寻找睡意的夜晚,总能记起小时候母亲哄我睡觉时唱的调子,现在回忆起来那大概算是我的“音乐启蒙”。 虽然这个“启蒙”发生在我穿开裆裤的年纪,我对音乐的理解似乎也停止在那。好在没人规定“唱歌不好听,五音不全,不认识音符”的人不能听音乐。无论在无聊的夜晚还是漫长的路…
活在月球
她抬头是月光满天,低头是星星满眼。——Wicos 如果把“胡思乱想”当作一种竞技运动,我应该能拿块金牌。出于习惯,我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在逻辑上或许可行,只需要做一个监测大脑电波变化的设备,最后来对比参赛者的变化情况,数值最大的参赛者胜出。无论如何,这些都是闲暇时候的胡思乱想,缺乏有力的科学依据。后来我用三分钟回忆分析我从下到大的变化,除了长大变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