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雪

二十多年前我在雪地里出生,在这二十多年里我对雪总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但是这种情感不能抱在怀里,只能放在远处。一旦抱起它,它便被融化成一滩水。

雪没有感情,像很多人一样。最近看了两本志怪小说,越来越分不清到底哪些是人,那些又是鬼怪。有青面獠牙的人,有眉清目秀的鬼,有义字当头的鬼,有奸字在心的人。蒲松龄能分清楚,刘鹗能分清楚,纪晓岚也能分清楚,想来我分不清也属正常。

雪在空中是雪,在落地的一刹那变成“长得像雪的水”。雪是自由的,它不被灵魂驱使,向哪飞,落在何处都由它自己。如佛教中“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雪如此,人亦如此。

雪来的时候是安静的,走的时候也是如此,聒噪的是看雪的,念雪的,恨雪的,爱雪的。它落在沙场,落在和老友相聚的庭院,落在树上,落在钓叟身旁,落在卖炭翁车上。

千年来,两三件温暖的事便足够照亮一个人的一生。但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的过冬。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歪克士 2019.11.16

00:00/00:00

歪克士

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你,我,和他们……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给雪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