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歌人

WICOS拍摄于火车上

这个世界上一定有用歌讲述每个人一生的走歌人,他们穿梭在不同的记忆中——Wicos

在每个睁眼寻找睡意的夜晚,总能记起小时候母亲哄我睡觉时唱的调子,现在回忆起来那大概算是我的“音乐启蒙”。

虽然这个“启蒙”发生在我穿开裆裤的年纪,我对音乐的理解似乎也停止在那。好在没人规定“唱歌不好听,五音不全,不认识音符”的人不能听音乐。无论在无聊的夜晚还是漫长的路途中,总有音乐追随。西藏有人生来便会背诵格萨尔王传,我曾经很羡慕这种奇特的能力。我好奇仓央嘉措会背吗?他夜晚溜出布达拉宫在拉萨的酒馆里抱着姑娘的时候在想什么?那位姑娘当时唱的什么歌?在这些问题和音乐的交融中总能使我快速入睡,好像入睡的慢了就会错过仓央嘉措偷偷摸摸去喝酒的画面。不同的年纪做着不同的梦,实际这二十多年来,并没有一次梦到过他。

有时收到一首歌比收到一件礼物更能让人兴奋,细数收到的歌曲中总有那么几首深深的刻在记忆里。即使在“回忆荒原”里,也能毫不费力的把它们从记忆里拎出来,清洗干净辨别它们原来的主人。如果要给生活一个完美的定义,那么初见一定是《小宇》,陪伴是《这一生关于你的风景》,而后《往后余生》响起,最终是《八十岁的歌》。

这个世界上一定有用歌讲述每个人一生的走歌人,他们穿梭在不同的记忆中,把碎片用线串起来。如果有一天我遇见他们,一定会听一曲属于仓央嘉措的那首歌,他的姑娘会唱“雪域最美的情郎”吗?

歪克士 2019.12.12

00:00/00:00

歪克士

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你,我,和他们……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走歌人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