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寒

那时年纪小,以为春天从一月开始,即使有雪,也从没怀疑过。——Wicos

往年避不开的春寒,今年撞得个擦肩。

对大部分九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年的长短是从回家开始计算的。回家的年,像沙漏中的几粒碎沙,把一生揉碎了倒进去。偶尔能在其中寻得发光的几粒,当你打碎了仔细寻找,它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儿时的一天,从鸡鸣开始,傍晚追着最后一束光回家。那时的春天不下雪,雪只会下在鞋子上,泥渍也会顺着鞋子爬上裤腿。它们向大人告状,说我从树上偷偷摘下去年的果实,诱惑贪吃的麻雀,又或者悄悄地吃了去年的雪。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春天开始下雪。透过公交车窗,匆匆的行人和来往的汽车将雪牢牢地压在地上。一群人挥动铁铲碰撞着地面,叮叮叮传出很远,嘴里呼出的白气化做眉毛上的霜爬上额头。当最后的碰撞声结束,燕子也衔着春天的尾巴悄悄飞来了。

后来我明白,春天和冬天一样,都会下雪。冬天的雪落在土地上,春天的雪落在幼时生活里。往后的日子里春天从不下雪,春寒却刺透整个人生。

2020.3.14 歪克士 wicos

00:00/00:00

歪克士

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你,我,和他们……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春寒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