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写

80 篇文章

无用
我曾认为我的博客可以不用写沉重的文字,也不用跟风的去写一些时下最流行的“热点新闻”,我想在这里写下最简答的文字和最真挚的感情。曾经我看到魏则西我沉默了,后来我看到坐在奔驰车顶的女车主我也沉默了,后来我看到996我同样沉默了。 但,同时有段文字是这样的: 当纳粹来抓共产党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
我所认为的民谣
不知从何时起,民谣这个词彻底的火了。如果说曾经它的星火,那么今日它终于燎原了。今天的民谣是不完整的,就像一个缺少头颅的人。虽然手脚齐全,灵魂却不完整。因为部分人将民谣的灵魂简单的归结为“爱情”,“姑娘”,“自由”。说起“爱情”,它与情歌相比又多了无病呻吟,说起“自由”,它和摇滚相比少了激情,如今的民谣也只能唱唱“姑娘”。 我所认为的民谣是生活,俗话…
不会开花的树
If you're in pitch blackness, all you can do is sitting tight until your eyes get used to the dark. ——村上春树 说实话我从小到大见到的树的种类并不是很多,无非是柳树,杨树,榆树,和一些果树。但和我最亲密的应该要数沙枣树,在四月下旬的时候便能闻到沙枣…
寻雪
我不止一次的趴在雪地里,从出生就是如此。二十多年前的某天我趴在雪地里,睁眼看这个世界。后来我见过当年包裹我的被子,很普通。我在少年的时候曾经幻想如果当年包着我的被子不是普通的被子,那么我是不是也会变得传奇一些?后来常常被这些想法引的发笑,但幻想却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也许是我生活地域的原因,我和雪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曾吃树上覆盖着雪未…
自私的魔鬼
写在前面:我已经不记得我的家乡,但我知道那里没有池塘,我也不知道什么是远方。在彷徨,在彷徨…… 我终究会离开故里,就像父辈离开无法养活他们的故里一样。但至少,父辈们是有根的,他们至少还有故里。而我就像是浮萍,在毫无涟漪的生活里漂浮。但这些事情我并不在乎,因为你对一个从没体会过故里的人说故里的感觉就像是对牛弹琴。在他乡,在他乡…… 当我回头梳理十年的…
动画而已,人生不过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动画贯穿了20多年的人生,小时候《虹猫蓝兔七侠传》里的友情,爱情,豪情给我描绘了“江湖”。一部动画告诉我有单方面付出的爱情,有为达目的卑鄙的爱情,有舍弃立场畅饮的豪情,有忍辱负重的悲情,有肝胆相照的友情。让我多次想提长剑入江湖,但同时又告诉我江湖并非一人…
早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人好像是丢了灵魂一般。唯一能找到一丝生气的地方恐怕只有早市。那里有早起的鱼贩,有冒着热气的包子铺,有胡乱扑腾的鲜活鸡鸭,有吆喝着的菜贩子,还有匆匆赶路的行人。我很久以前就对“幸福”丢失了自己的定义,也许幸福不过是一丝一丝的烟火气,是鱼贩的鱼,是蒸笼里的包子,是那些鸡鸭,是货摊上不多的韭菜,或者是…
幸福
“有件事我曾想过许多次。什么是人生的轨道?什么又是正途?” ——歪克士       我想在一个小城里,在一个街道的拐角有一家两层楼的咖啡店。一楼供客人们休息,人来人往。二楼的阳台上种满花,顺便放一张躺椅,闲时能坐在上面喝茶看书。怀里还有一只慵懒的猫。     我不知道那时我已经过少岁,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把它实现。有的人忙着活,有的人忙着死,人上在世…
秋分
秋分 海叔 山风辞暑去,落水盼寒秋。 把酒别戎犬,归期何时有? 尾:原定秋分时发,却一直拖到今天。 歪克士(海叔)2018,9,26
荒 “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依旧想让它带走你所有的烦恼。”——歪克士(海叔)     秋天最适合离别,无论是飘零的落叶,还是萧瑟的秋风,亦或是她被风吹起的长发。     夏夜的聒噪渐渐消去,在每一个起霜的早晨,总有一些青草做着告别。它们褪去绿色的外衣和生机,留下干枯的躯壳。它们的灵魂会等待下一个春天的来临,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