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写

84 篇文章

相思赋予谁
相思赋予谁?   D市新闻      大一新生开学期间一位大二女生在该校10层图书馆楼顶跳楼,当场死亡。    她叫栀冬,三周前她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医生诊断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千里外的柳笙看到这则新闻后眼角湿润。想起了他对她写的歌 “当风来的时候我在等你 当雨来的时候我在等你 当你来的时候 是我心里的风雨 刚好 我不喜欢平静 我只喜欢…
如果爱,请深爱
如果爱,请深爱 晚风里 夕阳下 人海中 如果爱,请深爱 走在草丛中 坐在花瓣上 睡在发香里 如果爱,请深爱 夜晚的拥吻 深夜的汗水 清晨的枕旁 如果爱,请深爱
好个秋
秋意渐浓,夏天的绿叶一片片被秋天赶走,它们在树上摇曳。又一片片凋零,在空中舞蹈。街上渐少的行人和狗,早早收摊的夜市。似乎都在逃避着秋,像逃避讨债人那般。可能秋天自古都是萧瑟的,是荒凉的缘故吧。我想是没有其他人喜欢的。当然我并不在“其他人”当中,我期盼着秋。也可能是没听到虫叫蝉鸣的缘故,夏天给我带来聒噪,带来不安。还带来不愿回忆的回忆。 如果说季节像…
烧酒吧,少年
等她来的时候 你已经,长大了 等她到来的时候 你已经,走了 等你回来的时候 她走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 你已经,老了 等她看你的时候 你已经,死了 她说,少年啊 烧壶酒吧 她说,少年啊 坐下来吧 她说,少年啊 一醉方休吧 她说,少年啊 醒醒吧  
她是
她是隆冬的烈日 是海底的飞鸟,是天空的游鱼 她是盛夏的飘雪 是阳光下的星辰,是夜空中洁白的云朵 她是腊梅旁的柳絮 是腊月的新绿……
四月天还冷,我合不上的衫 五月很忙,风不忘抚摸你的发丝 六月来得很快,却又几丝秋悲凉 七月暑至,一条路不知一起踏过多少回 八月暂离,我向西,她偏北 九月异地,见你,好美 十月天寒,互道珍重 十一月满地霜,思念难忘 十二月雪降,千丝万缕 一月爆竹声声,忙不知西东 二月雪未消,阴晴不定 三月还暖,相别离
屋檐上的芦苇
三月,夹着余寒的风吹在未化完的积雪上,沙沙过后,又一个小世界崩塌。 第一次与它相遇,大概是去年九月。我初次见它时,它就是孤独的。安静的在屋檐上散发着它的绿色,它的绿色,是秋天的专属。当风拂过,和着风随风摆动,像婀娜的舞者。 它只有一株,一个躯干,一方土,几滴雨,几片叶子,几阵寒风。它用这些,换来一度春秋。 若干年前,它或许只是风中飘飞的一粒种子。苦…
夜色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夜幕即将到来。夏天的夜总有其独特的魅力,或是夜市上和着依然的烟气,或是酒杯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又或是闪烁的霓虹灯。 只见一大概四十多岁的男人,孤身从酒桌上站起来。右手顺手提起那大半瓶啤酒,左手在桌上的花生米盘子里抓了一把。踉踉跄跄地走上人行道。 经过一家瓜子店,他突然停下向里看。最里面柜台上左数第三格,那是他媳妇生前最爱吃的巧克力…
简 花
在我这里,是较难见到花的。 如果一定是花,想必只有棉花和葵花了。只是这两种花又偏偏不适合观赏。如果你约一个人说“走,我们一起去赏花吧。”然后把她带到棉花地,葵花地。那她一定会认为你是一个神经病。 大概在三月中旬至七月初时,有一种花才称得上是观赏花——梅花。这里的梅花或许和书中所说的那样傲雪挺立,寒霜开放。想必是这里太冷的缘故吧。冷就晚点开,又有什么…
久暖乍寒,已是十月末。雪,来了。 初到的雪,是留不住的。匆匆的来,又匆匆的离开。 它是轻盈的舞者,和着风的曲调飘飞,旋转。触碰到地面的一刹那,戛然而止。它是顽皮的孩童,离开天空奔向大地,最后化为一滴水玩起捉迷藏。那滴水,诉说着它的存在。 即使如此,更多的时候人们总是忙碌的。无法将自己从生活的喧嚣中抽出,去感受它们的存在。一番忙碌后,竟以为窗外有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