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写

84 篇文章

重复
大家的生活都从匆忙中慢慢抽出,注回往日的平静。     注视着身旁朋友都乘着飞鸟或长龙去向我们曾经一同梦想的地方,未来。 我就像是一个解甲归田的勇士,在“未来”前一站下车,重新拿起长剑,继续重复着没有结束的战斗。      宝剑的寒光照着漆黑的战场,就像是黑墨中的另一个空白时空。耳边充斥着曾经拼杀的声音,脚下的枯骨挥舞着手臂,妄想抓住我的脚,让我停…
忆多想
多想抱着你 无论黄昏还是早晨 露水打湿的 不是我的衣袖 是你的心
懦弱
害怕每个没有你的冬季 像隆冬的雪 一阵风吹来 在曼舞中破碎
thumbnail
近期总结
最近博主玩物丧志,再加上大学志愿填报一大堆事…… 总结下来就是懒,所以先贴几张图吧。
秘密
蓦然回首往事深 流水带走有情人 我惧风,吹泪痕 愿随明月伴你一生 ——歪克士
终于
   一声枪响,我应声而倒。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摆出了优雅的姿势。    我能感到热血浸湿了我的皮毛,对,这就是我的温度。    我听到大地在震颤,还有皮靴与大地接触发出的声音,逐渐清晰。    我看到应枪声而落的树叶,跳着死亡的舞步,打着亡魂的节拍,遮住我的眼。 &nb…
thumbnail
难心
   她再也不会回到老街,咬着嘴唇站在道口,对着那颗青柳发誓。她不敢转身,害怕一转身又看到老街的旧模样,不忍离去。但她还是回头瞥了一眼,就一眼。又给了自己一次机会。一转头,看到街边的小吃店前,已经有零星的几个人悠闲的等着。     耳边响起一阵开门声,几声咳嗽,一个阿伯从门里走了出来。腰间的镰刀,还有背上的竹…
thumbnail
高歌
   当造物主创造出人类的时候,赋予了人类高歌的权力。备注里还大大的写着:不可剥夺!     但随着时间的流淌,朝代的更替。造物主好似也换了几代吧。渐渐地,“不可剥夺”变小了,最后消失在了《造物主法典》里。     世界终于回归了宁静。     一切都是最初的样子,最初…
thumbnail
燕子
她想迎着朝阳抓住燕子的影子。终于没有看到燕子的颜色和黑羽。她向南走去,燕子可能去烟柳中安家了吧。那自然再好不过了。可是它在吗?满眼仅剩烟雨,柳不在了。她又向西走去,燕子估计在灯火里迷了路吧。她仅得到满眼的黄沙和遍地的鳞甲
thumbnail
喊叫的声音
喊叫的声音固然是很大的。 我总是看见他在大喊,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哦,至此才发现我竟失去了耳朵! 这可对不起父母。我赶紧摸了头的两侧,仅剩两个窟窿。什么,连这你都想过来堵住!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喊叫的声音固然是很大的,我却不得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