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老孟

1 篇文章

一斤粮食
六月的芦苇荡子,闷热的让人喘不过气。老周和他的小船从一丛芦苇中钻了出来,炽热的阳光烧到老周的脸上,黑红的脸上,浸出亮闪闪的汗珠。 他抹了一把汗,严严实实地藏好了船。当然,他没有忘记拿下穿上的那条鲤鱼。他把衣服脱下来包着,偷偷摸摸地在水里趟着,一边走,一边瞄着。因为江上已经被封锁了,要是被抓抓住了,可要和老张一样挨枪子的。去年这阵,老张下河洗澡被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