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上的鲸鱼

稻田里的稻草人追不上南飞的大雁……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灯塔上的时候,少年早已趴在灯塔的最高处,向远处的海平面望去,期待着从水中喷出的水柱。

每当看到这一幕,他都会兴奋的叫着“阿九,阿九它来了,它来了!”。顺手将阿九从地上抱起来,放在窗台上一起看。阿九则是半蹲坐在窗台上,似乎对这一切并不好奇。它只是用舌头不住的舔着自己的脚。尽管只有三条腿,它也好想并不介意。因为在这个灯塔里丢失一条腿的并不只它一个,每天左手提着灯右手拿着酒瓶的疯大叔,还有每天都欺负它的狗,当然,还有这个每天抱着它看鲸鱼的男孩。

这个男孩并不知道鲸鱼是什么,在他的概念里鲸鱼是一种能每天制造彩虹的动物。

“如果我有一只鲸鱼,我就请它生活在灯塔上,那样每天都能看到彩虹!”男孩兴奋的拍打着窗台,一旁的阿九则不满的“喵喵喵”叫了几声好像在抱怨打搅了它的美梦。

男孩说完用一只腿蹦跳着冲到海边,顺手将阿九扔到靠在岸边的一搜小船上,阿九并不介意反而敏捷的窜上船头,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叫了几声。这是阿九和男孩启航的“笛声”,大人们绝对想不到是几声猫叫。

男孩双手抓着船桨拼命的划着,想要赶在鲸鱼消失之前追上它们,船头的阿九也紧张起来。他曾经尝试了几百次,却从来没有一次能和鲸鱼面对面交谈。

但是这次有些不同,明显的看到水中的阴影越来越明显,衬托下他的小船就像是黑色阴影上一颗咖啡豆那样不起眼。他兴奋的差点叫出声来,划船的手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喂!你好鲸鱼——你能和我一起住在灯塔上吗?我想每天都看见彩虹。”

鲸鱼并没有回答男孩的问题,反而说“人类老了会死吗,又将埋葬在什么地方?”

“嗯……我也不知道,人类应该不会老去,起码我……还没有老去。”男孩挠着头说。

“如果我住在灯塔上,你还会每天看日出吗?”鲸鱼一边喷出水,一边不紧不慢的说着。

男孩坚定的回答:“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看的。”

“有必要?什么是有必要?”

“有必要就是……我必须要去做的事”

“那看日出算是有必要做的事吗?”

“或许,或许算吧”

“或许?有多少事的或许?”男孩艰难的回答着鲸鱼的问题,可是鲸鱼问的越来越多,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只是每天都想要看到彩虹罢了!”男孩有些生气的回答。

“你只是想要彩虹罢了!”鲸鱼边说边围着男孩的船游了一圈,这艘“咖啡豆”小船似乎随时都会葬身海底。

鲸鱼说完这句话便没有等男孩再说什么,一动不动地向深海沉下去,仿佛丧失了所有的生机。

男孩失望的划船回到灯塔,门口醉倒着拿着酒瓶的疯大叔,旁边还有那只断了一条腿的老狗。

当第二天太阳出来的时候,男孩躺在床上拼命的闭着眼……阿九则独自趴在阳台上看着远方。

 

——歪克士 2019年7月25日  西宁之行归来

(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00:00/00:00

歪克士

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你,我,和他们……

相关推荐

2 条评论

  1. 范乃葳

    我一直觉得你和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 所以你一定要坚持 我们寒假回去见

    • 歪克士

      谢谢,寒假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灯塔上的鲸鱼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